最安全的购彩平台

《半个喜剧》线上开播,任素汐撞南墙,潜规则重要还是黑白重要

郑多多(刘讯饰)在追求莫默,约了莫默(任素汐)下午吃饭。莫默正好在郑多多家附近见客户,就上楼找郑多多。有人说渣男有一种境界叫“三寸不烂之舌”,郑多多显然就是这种渣男中的佼佼者,能言善辩中的顶级渣。

这次莫默的相亲对象很风趣,用打竹板的方式和她见面,而且投其所好,幽默风趣。结果莫默很容易又答应人家去看电影了,还是那么简单,差点又找了一个价值观不对的人。

在和莫默去买家具的时候,孙同让莫默去见他的妈妈,但是莫默说可以,但是不会说谎。如果孙妈妈问起莫默和郑多多的事,莫默会照实回答。这让孙同有点为难,这又是一种深刻的价值观碰撞。

到这个时候电影过去了半小时,《半个喜剧》好像没有看到喜剧,反而看到一个关于莫默遇渣男的故事,别急,这个时候,电影才开始好看起来。

郑多多就是一个自私鬼,只管自己的感受,其实他对孙同的所为兄弟情谊真的很值得怀疑,他只不过喜欢有一个跟班罢了。

孙妈妈把老家的房子都卖了,就是等着孙同的北京户口下来,凑个首付在北京买个房,成为真正的北京人。到了这个份上,简直就是不给孙同选择的余地,潜台词就是,儿子,我都牺牲成这样了,没有回头路了。

这一段其实对社会职场中的人际关系刻画得非常现实,熟人好办事,往往人情世故超过了能力,会拍马屁,会搞关系的反而比较吃香。如果没有郑多多这一层关系,孙同估计得穿一段时间小鞋才能熬上位了。

郑多多直接用工作和户口来要挟孙同,按理说男人一点就直接和郑多多掰了。但是孙同确实性格不是一般的懦弱,也许对于有些人来说,北京工作、北京户口确实是不可抗拒的诱惑。

莫默骂孙同是郑多多的一条狗,面对这样的侮辱,孙同还是选择了忍,孙同的懦弱可见一斑,说实在的看孙同的样子还真的有点生气。最后莫默生气无奈离去,算是认了倒霉。

但是莫默的身份证在孙同那里,孙同按照身份证上的地址找到了莫默的家,而且莫默的妈妈给他开了门。孙同也许真的动心了,大胆地在莫妈妈的面前说出了自己的想法,说希望和莫默试试看。

不过郑多多显然很有办法,给孙同的妈妈发信,说他不想干了。这下孙妈妈怒了。

但是纸包不住火,郑多多还是发现了,而且表现出强硬的态度,直接用工作威胁孙同。告诉孙同要不离开公司从此消失,和他绝交,要不就和莫默分手。郑多多真的是渣男中的渣男,占有欲不是一般的强。

《半个喜剧》是开心麻花《驴得水》原班人马制作的一部喜剧电影,但是和《半个喜剧》同期的还有《叶问4》、《误杀》,因此《半个喜剧》属于一部被忽略了的好电影。这部电影豆瓣评分7.6,比叶问还要高,仅仅比《误杀》低0.1,可见电影的素质是不低的。

郑多多不愧是渣男中的极品,连出轨的理由都那么理直气壮,居然说是为了让自己如愿,降低婚后风险。但是如果不是被撞破,他和莫默的关系又打算维持多久呢,显然是狡辩,但是孙同又下意识的再次欺骗了自己,选择了相信。是什么让孙同的智商一再降低?还是利益作怪。

当然孙同也是被孙妈妈逼得无路可走,妈妈连房子都赌上了,他也无法说不。两个人的价值观发生了激烈的冲突,孙同说莫默生在天上,而他生在水坑里。一番话,彻底断了两人的情缘。

孙同是郑多多的好哥们儿,住在郑多多的家里。郑多多的父亲是企业老总,在郑多多的关照之下,孙同得以在北京就业和准备上北京户口。所以某个程度上孙同对郑多多有依附关系。

孙同和莫默也是干柴烈火,两人就这样在一起了,孙同搬到了莫默家里。

孙同第一天上班,孙妈妈拿来了家乡的土特产,让孙同送给自己的上司裴经理。刚开始裴经理根本不收,而且一副你高攀不起的样子。

最终孙同是妥协了,答应了莫默的要求。但是能妥协一次,能不能继续妥协下去呢?显然后面还有更严峻的考验等着孙同。

人的感情就是那么奇妙,也许出于同情,也许出于保护弱者的感觉,也许相处之中发现了莫默的性格优点,孙同喜欢上了莫默。

一般人可能会觉得莫默有点一根筋,但是她只是坚持自己的原则而已,错的真不是她,有时候我们的社会会因为这一些小小的所为善意变通,而失去自己的原则。最后很容易就会找到很多的理由变通。

而就在这个时候,高璐正好上楼给郑多多送汤,尴尬的一幕就这样发生了。孙同到底应不应该告诉她真相呢,这个时候孙同还是向利益妥协了,最终帮郑多多掩盖了事实,但是不可能两边都瞒过去,最后无奈告诉了莫默真相。

孙同这次让莫默刮目相看,两人终于喜剧结局,在一起了。

到这份上了,渣男还反咬一口,说莫默说谎。高璐只好叫孙同对峙,这个时候莫默已经对孙同没了信心,认为孙同会继续说谎。没想到这次,孙同终于男人了一次,还丢掉了自己的工作。

这部电影通过莫默的故事,带出了很多现代都市男女的无奈,社会价值观的扭曲,还有剩女的话题。莫默是一个可爱的人,从不说谎,从不向通融妥协,敢撞南墙,但是这样在社会中真的很难,生活中我们总是会经常遇到这样的矛盾,你会变通还是坚持是非原则呢?

迫于压力,急于脱单,渣男就会找上门来 莫默是幸运的,因为谎言的泡沫,第二天就破了,没想到抛弃来得如此之快 莫默报警,孙同卑微苦求 卑微的孙同,是社会制造出来的 渣男的逻辑,很清奇 因为利益,就要阿谀奉承,这样的歪曲价值观无处不在。莫默差点再次交往渣男 怂归怂,孙同还是勇敢了一次,这次莫默妈妈又把自己的女儿推了出去 没想到渣男也有自尊,孙同隐瞒了和莫默的关系,郑多多知道后逼迫孙同和莫默分手 婚礼前高璐发现了莫默的事,叫来了莫默对峙,孙同终于做了一回男人 结语

其实这部电影和《驴得水》一样,表面看是一部喜剧,实际上把社会中的一些现象思考挖得比较深,都是值得细品的电影。《半个喜剧》讲的是率直的莫默,从来不说谎,黑白分明从不接受变通或潜规则的撞南墙的故事。

在场的妈妈没想到遇到这样的一幕,默默高兴坏了,赶紧立场,给两个年轻男女制造机会。

原本莫默都准备走了,他还淡定地把她叫回来等他,直到洗簌的时候才想起可能出事了。一般人估计这种时候肯定大脑空白,一点办法都没有,认栽了。但是郑多多硬是把它圆过去了,硬是把那女子说成自己同学孙同(吴昱翰)的女友。

莫默告别了渣男郑多多,只能答应自己的母亲去相亲。还是最开始那句话,急于脱单,风险真的很高。

原本孙同打算好好说一下自己和莫默的事情,但是没有机会开口,反而知道了郑多多一个奇怪的观点,他说他的女人别的男人不能碰。懦弱的孙同又开不了口。

这个时候莫默接了行长的电话,显然行长因为私人关系,希望莫默帮忙安排一个客户插队办理业务,莫默拒绝了。莫默是一个1就是1,2就是2,直肠子的人。

一方面被别人看不起,很不爽,叫自己的儿子要有骨气,但是在绝对的利益面前,又叫自己的儿子忍。这不怪孙妈妈,这是社会底层人物的惯性思维,谁不想出人头地,谁不想改变生活,当社会的“潜规则”告诉你可以的时候,又有几个人会拒绝“交易”?

而高璐也从照片里发现了郑多多的秘密。并且叫来了莫默当面对峙。

原标题:《半个喜剧》线上开播,任素汐撞南墙,潜规则重要还是黑白重要

莫默也许感觉到了孙同的意思,还主动邀请孙同喝酒,在酒吧里,孙同用自己的歌声表白了莫默。但是显然莫默没有做好准备,离开了。

从孙同的妈妈和莫默的对话就能看出来,孙同的妈妈有一点势利,希望自己的儿子找一个北京户口的,还要好生养。只是后来孙妈妈发现莫默不是孙同的女友,而莫默还以为孙妈妈是郑多多的妈妈,说了郑多多看不起孙同之类的话,刺痛了孙妈妈的自尊心。

孙同找莫默说了这个想法,但是莫默拒绝了,而且说得太好了,干一次就会干一辈子这种事。我非常赞同莫默的价值观,只是可能在这个世俗的世界里,要坚持真的不容易。

莫默心情崩溃,自己成为了唯一的牺牲者。

显然孙妈妈的思维是比较愚昧的代表,但是受限于眼界和学识,这样的妈妈并不少,她们依然相信,没有人脉,你是混不下去的。而且孙妈妈用上了绝招,道德绑架!

郑多多知道孙同为他出轨的事情很不高兴,因为孙同就像高璐的闺蜜一样,也是郑多多和高璐沟通的桥梁。因此郑多多专门解释了这件事。

结果这个时候高璐和孙同见到了他们相亲,高璐一直还以为莫默是孙同的女友,因此怂恿孙同去问清楚怎么回事。这个时候相亲男怒了,以为莫默有男朋友,在消遣他,因此对莫默出言不逊,说:“擦干净了屁股,再出来相亲。”

很多着急把女儿嫁出去的父母估计都有类似的行为,真心不建议,矜持还是要有的,要不然谁知道是不是渣男。莫默连续遇了三个,才遇到一个好人,如果运气差一点呢?

第二天,孙同回到家里,发现郑多多和莫默在洗澡,这个时候孙同才知道他担心的事情发生了。郑多多骗了他,郑多多确实出轨了。对于孙同来说,很矛盾,因为郑多多的未婚妻曾经是孙同爱慕的对象,因此孙同不希望郑多多的婚姻出问题,伤害了高璐(郑多多的未婚妻)。

孙妈妈还用上了假装晕倒这一招,真的是绝了。最后孙妈妈想到了一个所为两全其美的办法,让孙同和莫默假装分手,等户口下来了再公开。但是显然这不是莫默的世界观里能接受的事情。

我们总是说善意的谎言,到底有没有善意的谎言存在?莫默错了吗?

莫默悲愤至极,报了警,问孙同要高璐的电话。孙同求莫默不要告诉高璐,不想高璐受到伤害。莫默觉得莫名其妙,自己才是被欺负的人,结果搞得像她在欺负人一样。

面对孙同的请求,莫默质问他前一天为什么不说郑多多有女友的事,其实孙同撞破他们好事的时候明明猜到了什么,但是他潜意识地选择欺骗自己,告诉自己他们没有什么。结果成了这样的结果。

《半个喜剧》主演任素汐、吴昱翰、刘讯,其中任素汐是最近比较火热的演员,因为《驴得水》张一曼一角和《无名之辈》中马嘉旗一角被广大观众所熟知和喜爱,演技备受赞誉。实际上《半个喜剧》票房1.86亿,比冯小刚的《只有芸知道》还高,作为一部小成本电影,商业上也是非常成功的。

这个时候莫默的相亲对象献出了原形,显然他觉得关系很重要,应该对行长客气点,而且不是什么大事,行一些方便也是可以的。这也不能说他是渣男,只是价值观和莫默不合,莫默也立刻意识到了这个问题。

莫默29岁了,在妈妈的眼中已经成为了剩女,因此妈妈经常安排她相亲,对她施加压力。正是因为这种压力,急于脱单,急于摆脱父母的控制,往往也是最容易放松警惕遇到渣男的时候。原本已经离去的莫默,又被郑多多的花言巧语骗了回去。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干柴烈火,发生了什么,就不用多说了,渣男得逞。

郑多多显然没有想到莫默会上门找他,他头一天晚上还喝多了,带了某妙龄女子回家一夜春宵,而且郑多多的心理素质确实过硬,不过也许真的喝多了,忘了家里还有一女的,见到莫默那一个镇定。

这个时候郑多多出现了,告诉裴,孙同是他兄弟。郑多多是老总的儿子,孙同是郑多多的兄弟,裴一下就懂了,立马180度态度转变,对孙妈妈热情如火。

就在郑多多以为事情圆过去的时候孙同的妈妈来看孙同了,正好碰到莫默,还以为莫默是孙同的女朋友。

婚礼上裴经理的一番话再次刺激了孙同。

但是孙同是一个比较懦弱和胆小的人,当年他爱慕高璐,但是没有勇气表白。现在他发现郑多多出轨,因为友情,因为害怕高璐伤心,又害怕工作和户口丢掉,情感和利益交割在一起,他犹豫了。

孙同这个时候,居然硬气了一把,和相亲男打了一架,虽然被打的是他。他还给自己找了个理由不能互殴,两个都会被带进派出所。原来孙同还是那么怂。

但是孙妈妈在现实面前,还是理智得吓人,自己的儿子被别人看不起,忍。郑多多过两个月结婚,孙同担心郑多多婚前出事,她让孙同忍。原因无他,他的儿子的工作和北京户口都得指望郑多多,因此不能得罪郑多多,这就是孙妈妈的想法。

 


Powered by 有什么购彩平台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Powered by 手机购彩平台 @2020 RSS地图 html地图

搜索引擎导航: 搜狗搜索 百度搜索 淘宝购物 神马搜索